亨利·明茨伯格

来自人物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亨利·明茨伯格(Henry Mintzberg)

亨利·明茨伯格(Henry Mintzberg),在全球管理界享有盛譽的管理學大師,經理角色學派的主要代表人物。

亨利·明茨伯格簡介

 在國際管理界,加拿大管理學家亨利·明茨伯格的角色是叛逆者。他是最具原創性的管理大師,對管理領域常提出打破傳統及偶像迷信的獨到見解,是經理角色學派的主要代表人物。

 已經65歲的明茲伯格始終是一個非常引人注目的人物。第一本著作《管理工作的性質》曾經遭到15家出版社的拒絕,但是,現在已是管理領域的經典。在管理領域浸淫30年,發表過近100篇文章,出版著作10多本,在管理學界是獨樹一幟的大師。明茲伯格一直都以他在管理領域所提出的大膽、創新和頗具開拓精神的觀點而為人所矚目,他的思想非常獨特,人們按常規思路往往不太容易接受。也正因如此,他被很多正統學者認為是離經叛道的代表人物。然而誰也無法否認的是,明茲伯格頗具震撼性的新觀點帶給管理界的震動猶如當年美國著名的抽象表現主義畫家傑克森·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繪畫帶給當時藝術界的震撼一樣。每次當明茲伯格提出任何新的理論和觀點之時,整個管理界都會為之沸騰,如今依然如此。

 就任於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管理學院管理學講座教授,克雷霍恩(Cleghorn)講座教授和位於法國的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組織學客座教授 。

 獲麻省理工學院(MIT)的斯隆管理學院管理學碩士學位和博士學位

 在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倫敦商學院埃克斯·馬賽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蒙特利爾高等商學院等學校擔任訪問學者

 亨利·明茨伯格1939年出生於加拿大多倫多市,他是一位管理戰略家,無論他自己是否承認。明茨伯格現任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管理學研究榮譽教授,法國知名學府歐洲工商管理學院也為他留有教職。考慮到他對商學院教育方式、結構和權力的猛烈抨擊,他和商學院的淵源在某種程度上相當出人意表。

 在獲得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的管理學博士學位之前,他在多倫多的麥吉爾大學學習機械工程。明茨伯格是第一位當選為加拿大皇家社會學協會會員的管理學研究方面的學者,他曾四次在《哈佛商業評論》上發表文章,其中兩次獲得"麥肯錫獎"。1988年至1989年間,他曾經擔任戰略管理協會主席,就在他的領導地位得到肯定之後,他卻宣布了戰略管理衰落的概念。明茨伯格的身上充滿了悖論,他因此獲得了"管理領域偉大的離經叛道者"的頭銜。

 明茨伯格是管理者角色學派的代表人物,他在組織管理學方面的主要貢獻在於對管理者工作的分析。1973年,明茨伯格以一本《管理工作的實質》(The Nature of Managerial Work)一舉成名,書中揭示了管理者的三大類角色:人際角色信息角色決策角色,仔細考察了管理者的工作及其對組織的巨大作用,並就如何提高管理效率為管理者提供了建議。目前,中國職業經理人隊伍還處在初創期,職業經理人對企業的作用逐步被認同。這種背景下,明茨伯格關於經理工作對組織作用的分析,非常有助於職業經理人認清自己的價值。

 體現了明茨伯格戰略思想的《五重組織》出版於1983年,明茨伯格寫道,企業應該廢除傳統的界線和職能上的分工,等級制度已經過時了,如今最有效的組織形式就是非正規的、不定型的的團隊,這些團隊有頻繁的人員更替,而且當舊的問題漸漸隱退,新的問題浮出水面時,團隊的工作內容也會發生相應的變化。明茨伯格把這種形態模糊的工作環境命名為"臨時委員會組織"(adhocracy)以區別於"官僚組織"(bureaucracy)。

 傳統的戰略理論認為制定戰略是高層管理者的職責,他們應冷靜地考慮並制定戰略。對此,明茨伯格大不以為然,他的理論矛頭直指僵硬刻板的戰略方針,戰略方針雖然還沒有被完全淘汰出局,但他在《戰略性計劃的沉浮》(2000)中已經宣布了它的死亡,戰略性計劃的失敗是不可避免的,因為戰略和計劃是矛盾的對立面:戰略是綜合,計劃是分析。戰略經常會傷害人們的決心,扭曲人們對未來的設想。

 明茨伯格對管理學教育,尤其是MBA教育,也頗有微詞,他廣為流傳的一句名言是:"MBA因為錯誤的原因用錯誤的方式教育錯誤的人。"他毫不掩飾自己對MBA這個頭銜的態度,他曾經說過,受過MBA教育的人都應該在自己的前額紋上骷髏和交叉骨頭標志,下面再注明:"本人不能勝任管理工作。"他的批評言論都收集在《管理者,而非MBA》(Managers Not MBAs,2004)一書中,他說:"坐在教室里學不到領導一個企業的方法。"領導力和管理是密不可分的。明茨伯格的發難得到了數個國際管理學教育巨頭的響應,他們試圖將管理學轉化為一門科學,或者是一種職業,忽略它在情緒上不夠理性的方面。

 商學院教的是商業管理上的各種功能,而不是管理實踐本身,它們向學生反複灌輸狹隘的,唯利是圖的思維方式,漠視社會責任感。這樣教育出來的人通常把手下的員工看作是一種資源,而不是活生生的個人。明茨伯格對管理咨詢也非常不滿,他認為傳統的MBA畢業生就像病毒一樣從機體內部摧殘管理實踐,他們使公司對其他形式的管理方法視而不見,培訓經理的方法也單一化。明茨伯格絕非以旁觀者身份挑剔指責MBA教育,他身體力行地在麥吉爾大學建立了自己的管理培訓項目--國際實踐管理教育IMPMInternational Masters in Practicing Management),這個項目是為那些有一定世界頂級公司管理經驗的人專門設計的。

 明茨伯格曾數次受邀來華舉辦講座,他認為:"MBA在中國起步要比美國等發達國家晚得多,完全可以從正確的道路開始。" 明茨伯格對MBA教育的批判在中國的管理界和教育界引起了不小的反響,在MBA辦學方興未艾的勢頭里,明茨伯格石破天驚的言論至少開拓了一個思考的空間。

 明茨伯格是性情中人,他決不掩飾自己對某些行業的反感,比如他在《我為什麼痛恨坐飛機》(2001)里對航空公司極盡嘲弄挖苦之能,他說他他並不在乎坐飛機,他討厭的是航空公司和機場,它們自詡擁有一流的管理水准,承諾保證顧客的舒適,但實際上,空中旅行是種折磨,無論是像"沙丁魚"一般擠在經濟艙還是在頭等艙里"備受照顧"。他也指責如今的企業受大股東們的利益驅使,已經普遍地失去了社會責任感,明茨伯格認為很多公司擺出關注社會的姿態無非是做做表面文章,在股票業績面前,所有的社會責任和道德倫理都是一句空話。

獎項與榮譽

2000年,因對管理學所做出的貢獻獲得管理學會頒發的傑出學者獎 1998年,明茨伯格被授予為加拿大國家勳章(加拿大最高榮譽)與魁北克勳章 1995年,該年度最佳著作《戰略規劃的興衰》獲得管理學會的喬治·泰瑞獎 1980年,成為加拿大皇家協會的會員,是該協會第一位管理學教授出身的會員。

明茨伯格1939年9月2日出生於加拿大的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一家生產女裝的小公司的管理者。當明茨伯格還是個孩子時,他就想知道父親在辦公室里做些什麼。他在1993年所寫的自傳中表明,那只是一時的好奇而已,和後來走上管理學的道路並無必然關系。

可以肯定的是,明茨伯格是一個普通的孩子,他在學校的表現並不差,但也絕對算不上出類拔萃。高中畢業以後,因為喜歡拆開東西(他坦承很少能把它們恢複原樣),明茨伯格進入位於蒙特利爾的麥吉爾大學攻讀機械工程學,成績中等偏上。畢業後,他在加拿大國家鐵路公司(Canadian National Railways)從事操作研究工作。其間,他的興趣逐漸轉向人們如何工作上。

1908年MBA教育在哈佛商學院誕生,戰後逐漸興起,到60年代開始走紅。也就在那個時候,明茨伯格在叔叔傑克的鼓勵下,到MIT(麻省理工大學)攻讀管理學,他的人生軌道也由此改變。拿到博士學位後,明茨伯格回到了麥吉爾大學任教。他的「離經叛道」在1973年出版的第一本書中就初見端倪,當時大約有10多家出版社拒絕了他的這一著作。

和大多數學者不同,明茨伯格細心觀察管理者在辦公室的一舉一動,結果發現真正的老板把大多數時間都用在快速對付危機上,而這一觀點直到今天才被很多管理學家接受。教授們一般都善於提出具有挑戰性的問題,而明茨伯格卻一直在完善答案。他把整個學術生涯都致力於了解管理者如何決策以及他們如何發展戰略上。

1998年,他在一張紙上寫下了自己的奮鬥目標,並把它鎖在蒙特利爾一家銀行的保險櫃里。某一天他可能會打開它,看看自己是否完成了心願。其中一條就是「改變管理教育」。當我在越洋電話中問他是否打開保險櫃時,教授笑著說:「還沒有,我也不知何時會去取。紙上的不少目標都很有野心,未必能實現。」

明茨伯格的家里沒有一個MBA。妻子Sasha是電信方面的管理者,和不少MBA打交道,她非常理解丈夫的工作。而兩個女兒Susie和Lisa從事的是心理健康和表演方面的工作。

創造未來的大師

對於明茨伯格而言,自己離經叛道的角色也許是他享受的一部分。「我總是對太流行或廣泛接受的東西表示懷疑。」他說自己最富於創造性的想法是在運動中(獨木舟、遠足、跨國滑雪或騎自行車)產生的。1987年,剛完成8天自行車行程的明茨伯格回到巴黎,在途經愛麗舍宮時,看到很多警察正在守衛一條無人的街道。他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卻沒有人回答。他穿過障礙去探個究竟。於是,明茨伯格獨自一人在這條林陰道上馳騁,最後在路的盡頭被一個警察攔住——這位加拿大教授差點就成為第一個沿著愛麗舍宮進行「環法自行車大賽」的人物了。

即便在法國楓丹白露的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在一大群西裝革履的同僚中間,明茨伯格穿的仍舊是牛仔褲、運動衫。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的管理學教授懷特(Rod White)對他這樣評價:「亨利總是准備直接進入虎穴。盡管有挫折,但通常失敗的是那些猛獸。」

在2000年管理科學年會上,明茨伯格因對管理學的貢獻而獲「傑出學者」獎。當他跳上台領獎時,掌聲響徹了整個大廳。他調皮地說道:「我在2000年而不是1990年得獎是有原因的。」言下之意,那些層出不窮的公司醜聞和管理失敗證明了預言者的成功。

的確,他的很多理論曾被認為「激進」,甚至是「異端邪說」,但如今越來越多的企業正意識到其中的價值。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