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蘭克·吉爾布雷斯

来自人物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弗蘭克·吉爾布雷斯(Frank Bunker Gilbreth)

動作研究之父:弗蘭克·吉爾布雷斯(Frank Bunker Gilbreth,1868-1924)

背景簡介

 弗蘭克·吉爾布雷斯,1868年出生在關國緬囚州費爾菲爾德。吉爾布雷斯在安得福學院和波士頓學院學習時,成績優異。1885年他通過了麻省理工學院的入學考試,卻因家庭困難沒有入學,而是進入建築行業,並以一個砌磚學徒工的身份開始了職業生涯。這樣,年僅17歲的他就開始在一個建築承包公司那里做學徒工。在以後的10年時間里,吉爾布雷斯刻苦鑽研,努力工作,終於設計出一種新的腳手架,發明了建造防水地窖的新方法,不僅如此,他在混凝土建造方面也有許多革新。因為在技術上的傑出成就,他成為公司的總監督。

 1895年,吉爾布雷斯在波士頓注冊登記了自己的建築承包公司。由於技術發明專利權的保護,以及吉爾布雷斯在業務管理方面的諸多改進,他的公司辦得十分紅火,以後逐漸從建築承包業擴展到建築咨詢業,在美國的紐約和英國的倫敦都設有辦事處。他根據自己的豐富經驗著書立說,在這個過程中,吉爾布雷斯對一般管理科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1910年,吉爾布雷斯對東方鐵路運費案極感興趣,並參加了倡導科學管理的集團。

 1912年,在泰羅甘特的影響下,吉爾布雷斯放棄了收入頗豐的建築業務,改行從事「管理工程」的研究,他在體力勞動的操作方法上很有造詣。他的妻子莉蓮對他的研究做出了很大的貢獻。1912—1917年的5年時間內,他把美國普羅維登斯巾的新英格蘭巴特公司作為自己的試驗基地。由於他的出色的研究成果,很快他就贏得了管理專家的榮譽。1924年6月14日,由於心髒病,正在准備參加布拉格國際管理大會的吉爾布雷斯突然死去,當時他才56歲。

 莉蓮·吉爾布雷斯(1878—1972)心理學家和管理學家,是弗蘭克·吉爾布雷斯的夫人,也是美國第一個獲得心理學博士的女士,被稱為「管理第一夫人」。原名叫做莉蓮·莫勒,出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的奧克蘭,畢業於加利福尼亞大學的英語系。為了同丈夫合作研究,她改學了心理學。1912年,莉蓮完成了博士論文,但是加利福尼亞大學卻不能授予她博士學位,堅持讓她再回校讀一年。莉蓮·吉爾布雷斯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性,在撫養12個孩子的繁忙家務勞動之餘,潛心於管理心理學的研究,並寫成了著作《管理心理學》。爾後,在1915年獲得布朗大學的博士學位。

 1924年,當弗蘭克·吉爾布雷斯辭世後,她接替了丈夫的工作,並且使自己也成為工業界的一個榜樣。在1938年評選的「有行使美國總統權力才能」的12位婦女中,莉蓮·吉爾布雷斯榜上有名。1944年,《加利福尼亞月刊》評論道:「莉蓮是一位天才。」

吉爾布勒斯夫婦的動作研究思想精要

吉爾布雷斯夫婦認為,要取得作業的高效率,以實現高工資與低勞動成本相結合的目的,就必須做到:

  • 第一,要規定明確的高標准的作業量——對企業所有員工,不論職位高低,都必須規定其任務;這個任務必須是明確的、詳細的、並非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他們主張,在一個組織完備的企業里,作業任務的難度應當達到非第一流工人不能完成的地步。
  • 第二,要有標准的作業條件——要對每個工人提供標准的作業條件(從操作方法到材料、工具、設備),以保證他能夠完成標准的作業量。
  • 第三,完成任務者付給高工資——如果工人完成了給他規定的標准作業量,就應付給他高工資。
  • 第四,完不成任務者要承擔損失——如果工人不能完成給他規定的標准作業量,他遲早必須承擔由此造成的損失。

上述內容是指要科學地規定作業標准和作業條件,實行刺激性的工資制度。其中,作業標准和作業條件必須通過時間研究和動作研究才能確定下來,而這種刺激性的工資制度,也就是差別計件工資制。

一、時間研究和動作研究

 時間研究就是研究各項作業所需的合理時間,亦即在一定時間內所應達到的或合理的作業量。進行時間研究的目的,是為了制定作業的基本定額。吉爾布雷斯夫婦指出,收益分享制和獎金制存在的一個通病,就是它們在完成作業所需的時間規定上都缺乏科學的依據,因而對作業過程就無法給以合理的指導和控制。而這一點,對雇主和工人雙方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

 動作研究是把作業動作分解為最小的分析單位,然後通過定性分析,找出最合理的動作,以使作業達到高效、省力和標准化的方法。

 動作研究是研究和確定完成一個特定任務的最佳動作的個數及其組合。弗蘭克·吉爾布雷斯被公認為「動作研究之父」。

 吉爾布雷斯夫婦通過對於動作的分解研究發現,一般所用的動作分類,對於細致分析來說是過於粗略了。因此,吉爾布雷斯把手的動作分為17種基本動作,如拿工具這一動作可以分解成17個基本動素:尋找、選擇、抓取、移動、定位、裝備、使用、拆卸、檢驗、預對、放手、運空、延遲(不可避免)、故延(可避免)、休息、計劃、夾持等。吉爾布雷斯把這些基本動作定義為動素,而動素是不可再分的。這是一個比較精確分析動作的方法。

 吉爾布雷斯夫婦為了記錄各種生產程序和流程模式,制定了生產程序圖和流程圖。這兩種圖至今都還被廣泛應用。吉爾布雷斯夫婦除了從事動作研究以外,還制定了人事工作中的卡片制度——這是現行工作成績評價制度的先驅。他們竭力主張,管理和動作分析的原則可以有效地應用在自我管理這一尚未開發的領域。他還把動作研究擴展到疲勞研究領域,並從建築業擴大到一般制造業。他們開創了對疲勞這一領域的研究,該研究對工人健康和生產率的影響一直持續到現在。

二、差別計件工資制

 所謂差別計件工資制,就是「對同一種工作設有兩個不同的工資率。對那些用最短的時間完成工作、質量高的工人,就按一個較高的工資率計算;對那些用時長、質量差的工人,則按一個較低的工資率計算」。

 實行這種工資制度,要求按日及時計算工作成果,即要求對每個工人的生產成果及時檢驗和快速地統計、公布,使他們每天都能了解他前一日的工作情況,這樣,就會刺激每個工人都必須盡最大的努力去工作。

 差別計件工資制是同科學管理的其他制度密切聯系著的。因此,實行這種工資制度必須具備相應的條件,這就是:

 第一,要制定科學的定額。如果定額是不合理的、不科學的,則實行差別計件工資制就失去了依據。因此,首先必須進行動作研究和時間研究,這是實行差別計件工資制的最基本的前提條件。

 第二,要設立制定定額的機構。吉爾布雷斯夫婦認為,這個機構應當具備與工程部門和管理部門同等的威信與權力,並用同樣科學的與實際的方式組成和管理。

 第三,要改進生產管理,保證生產條件的規範化和正常化,以使工人每天都能達到最高產量,並使每個工人都能夠得到一致的、公道的和平等的機會。

 實行差別計件工資制的結果,雖然工廠要對工人付出較高的平均日工資,但卻能因此而取得更高的經濟效益。然而,對於工人來說,實行差別計件工資制卻意味著資本家對他們剝削的加深。

三、動作的經濟原則

 動作的經濟原則即用於分析和改進操作動作的原則,應該說這是吉爾布雷斯夫婦做出的最大成績的領域,他們將動作經濟原則分為三大類:

 (1)關於人體的運用。雙手應同時開始並完成動作;除規定休息時間外,雙手不應同時空閑;雙臂的動作應對稱;手的動作應以最低等級而能得到滿意的結果者為妥;物體的運動量應盡可能利用,但如需用體力制止時,則應將其減至最小限度;連續的曲線運動比含有方向突變的直線運動好;彈道式運動比受限制或受控制的運動輕快;動作應盡可能帶有輕松自然的節奏。

 (2)關於操作場所的布置。工具物料應放置在固定場所;工具物料等裝置應布置在工作者的前面就近處;零件物料的供給應利用其重量附至工作者手邊;「墜送」方法應盡可能利用;工具物料應依照最佳的工作順序排列;應有適當的照明設備,使視覺滿意舒適;工作台及坐椅的高度應使工作者坐立適宜;工作椅的式樣及高度應能使工作者保持良好的姿勢。

 (3)關於工具設備。盡量解除手的工作,而以夾具或腳踏工具代替,可能時,應將兩種工具合並為一;工具物料要盡可能預先放置在工作位置上;設計手柄時,應盡可能使手柄與手的接觸面增大;機器上的杠杆、十字杆及手輪的位置,應能使工作者的姿勢變動最小,並能最大限度地利用機械力。

 上述3類原則可歸納為4項要求:

 ——兩手應盡量同時使用,並取對稱反向路線。

 ——動作單元要盡量減少。辦法是:刪除不必要的動作;設法將兩種或兩種以上動作結合起來,將兩種以上工具合並起來;將材料、工具及零件按操作順序排列在適當位置;將裝配用的材料與零件裝在特殊設計的容器里。

 ——動作距離要盡量縮短。工作時的人體動作可以分為五級,即:手指動作,手指及手腕動作,手指、手腕、及前臂動作,手指、手腕前臂及上臂動作,手指、手腕、前臂、上臂及身體動作。級次越高,所費的時間和體力越大。因此要盡量使用較低級次的動作,以縮短動作距離。同時,應注意兩手的作業範圍和兩眼的有效視野。

 ——盡量使工作舒適化。

實踐應用

 吉爾布雷斯夫婦對科學管理進行了驗證。他們創造了一種衡量方法,通過它,有助於進一步打破衡量和管理的界限。在《疲勞研究》(1916)一書中,吉爾布雷斯寫道:「生活的目標就是幸福,不管我們對於幸福的理解有多麼的不同。以一種發自內心保護人類生活的情感去消除疲勞和杜絕浪費。無論他都做了什麼或是沒有達到根本目的,我們必須增加‘讓人感到幸福的時間’。」

 吉爾布雷斯研究問題的角度被他們稱做「動作分析」。最為著名的是,弗蘭克·吉爾布雷斯仔細審視了磚瓦匠的工作。其實他本人就多才多藝,自己也是一位磚瓦匠和建築學家。這些磚瓦匠的工作是低效的。對此,吉爾布雷斯設計了一種能大大減少捆綁,提高效率1倍的腳手架,並為此申請了專利。吉爾布雷斯還發明了一整套動作流程圖,並且與打字機的生產者雷明頓(Remington)合作,協助研發出一種更為有效的德沃夏克鍵盤布局。

 他們在照相機的幫助下,對磚瓦匠的活動進行了分析,使得吉爾布雷斯能夠認定整個活動由16個單個動作組成。這些單個動作被他們稱為:「基本分解動作」。

 盡管他們的許多努力引人發笑,他們的盲目熱情也將他們引入一些歧途,但吉爾布雷斯夫婦對管理思想仍有著深遠的影響。他們將衡量方法提高到一個適用廣泛的高度,並使之成為管理的一個核心任務。

參考文獻

  • 經濟科學出版社2003年7月版陳莞 倪德玲主編《最經典的管理思想》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