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研一

来自人物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前研一(Kenichi Ohmae)

日本战略之父:大前研一(Kenichi Ohmae)

大前研一简介

 大前研一,早稻田大学理工系毕业后,获得东京工业大学硕士学位,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曾任麦肯锡咨询公司日本分社社长、公司董事、国际著名企业顾问。1994年7月离开麦肯锡,现任创业者商学院校长和一新塾校长,1996年起任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生院教授,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客座教授。被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评选为“全球五位管理大师”之一,“日本战略之父”。

 虽然日本一百多年来西化得厉害,可我总认为深入骨髓的东方文化还没有被完全同化。大前研一的张扬和口无遮拦,不仅让中国人觉得奇怪和惊讶,其实就在日本甚或整个东方也都是绝无仅有!《金融时报》这样描述大前研一:“坦率无忌型名人非常稀缺的国度里的一个名人。当绝大部分日本人还在小心翼翼不敢冒犯别人时,大前研一却是生硬率直,有时还单刀直入般地粗鲁……他还是日本仅有的一位极为成功的管理学宗师。”

 想要了解一个人行为、思维模式、甚至思想深度,最简单易行的途径是通过他经历和著述。大前研一是名日本人,他先是美国化(他的美国同事称他为凯恩),然后是全球化。大前极富天分。他的长笛演奏水平可以参加音乐会,他还是名核物理学家,著作等身的伟大作家,政治家,麦肯锡咨询公司(Mckinsey & Company)长期的业务明星。当他在1995年离开麦肯锡咨询公司前往竞选东京市长时,麦肯锡咨询公司的离别公告将大前研一称为“一名伟大的咨询员,一名使人中魔的演讲者,一名多产到无法思议的作家,一名音乐家和一名摩托车手”。当然,最后一项的成就就不那么明显。

 素有“战略先生”之称的大前研一,对于企业经营管理及策略规划有精辟而独到见解,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评选为“全球五位管理大师”之一,是少数获得国际肯定的东方管理大师。大前曾经准确的预测了前苏联的解体、日本经济的泡沫化等等。

大前研一的著作

 除了著名的《战略家的思想》、《没有国界的世界》外,大前研一著作中有名气的,最起码在西方还有《日本商业:障碍和机会》(Japan Business:Obstacles and Opportunities),《三位一体的力量:环球竞争将要到来的形态》(Triad Power:The Coming Shape Of Global Competition),《超越国界》(Beyond National Borders),《民族国家的尽头》(The End Of the Nation State),《看不见的新大陆》(The Invisible Continent——Four strategic imperatives of the new economy)等。

 他在《看不见的大陆》这本书里提出了一个观点,现在出现了一个新大陆,这个新的大陆是大家看不见的,但是所有人都不能逃过它的影响,大家都能感觉到它的存在。《看不见的新大陆》概括了新经济的四大互相影响的特征(有形、无国界、数字科技和高效益成本比),并提出了相应的应对战略。“看不见”是因为这个新大陆并非一块实质上存在的土地,而是存在于我们的集体意识。

 但是,这块无形的新大陆对经济、政治及社会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可以感受得到的。尽管后来发生了互联网泡沫的破碎,但大前研一后来在文章和讲演中强调,“新经济”已经大大改变了全球竞争规则,重申了与世界接轨的重要性。无论个人还是机构,都需要用新的眼光来看迅速变化的世界,并从中找到成功机会。

 大前研一的观点尖锐而富有争议,近几年他潜心研究亚洲经济,著书100多本,其中关于中国的三本著作都在海外经济学界引起了强烈反响,成为全球研究亚洲经济最有影响力的学者之一。

 在《China Impact》一书中,大前研一开篇写道:“中国已经觉醒。”他相信包括东北、京津、山东、长三角、福建、珠三角在内的不同地区已形成六个不同的强大的经济体,它们支持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并将对世界产生重要的影响。未来10年,世界最重要的课题就是如何与一个强大的中国相处。他也不断强调,中国的崛起对于世界,尤其是亚洲,首先是一个重大的机遇,而不是什么威胁。

 大前研一在《中国,岀租中》认为这种“租位子经济”,最能带动中国的经济快速成长,他把全中国比喻成一个超级大卖场,他欢迎所有的国际企业来租个摊位卖产品,而今全球没有任何其它国家能比得上中国的超级吸引力。

 “受到经济浪潮强力的推移,2005年两岸和平统一!中华联邦的新板块,将结合中、台、港,甚至是新加坡,成为一股莫可抵挡的经济旋风。” 这是大前研一在《中华联邦》中的大胆预言。

 记得有人说过,贩卖思想的人,不管是天真还是幼稚,是狂热还是执著,都具有特别的气质。在一个人声鼎沸的现代社会,只有分贝远远高于众人,你才能“引人注目”,你的观念才有机会深入人心,不管是真理还是谬论,是被人赞赏还是唾弃。如果你没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执著与勇气,你与理解的同情与共鸣之约也就只好永远遥遥无期,思想家最痛苦的恐怕莫过于此。我想大前研一必是深谙其中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