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熊彼特

出自 人物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 1883-1950)
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 1883年2月8日-1950年1月8日),是一位有深遠影響的奧地利經濟學家(但並不是一位「奧地利學派」的成員),其後移居美國,一直任教於哈佛大學。其終生與凱恩斯間的瑜亮情節是經濟學研究者中的一個熱門討論題目,雖然他的經濟學說並不如凱恩斯在生前就獲得很大的回響,但研究者都認為他對於經濟學科的思想史有著很大的貢獻。

約瑟夫·熊彼特簡介

  • 1883年,熊彼特出生於奧匈帝國摩拉維亞省(今捷克境內,故有人又把熊彼特看作美籍捷克人)特利希鎮的一個織布廠主的家庭。他幼年就學於維也納的一個貴族中學;
  • 1901-1906年肄業於維也納大學,攻讀法律和經濟,乃奧地利學派主要代表人物龐巴維克的及門弟子。當時他的同學好友中有後來成為奧地利社會民主党領導人物的奧托·鮑威爾,以及後來成為德國社會民主党人、第二國際首領之一的希法亭。迨後他遊學倫敦,就教於馬歇爾;終生他高度推崇洛桑學派瓦爾拉斯。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熊彼特曾執教於奧國的幾個大學。
  • 1918年,他曾一度出任考茨基、希法亭等人領導的德國社會民主党「社會化委員會」的顧問;
  • 1919年,他又短期出任由奧托·鮑威爾等人為首的奧地利社會民主党參加組成的奧國混合內閣的財政部長。
  • 1921年,他棄仕從商,任私營比德曼銀行行長, 1924年銀行破產,他的私人積蓄不得不受牽連而用於償債。
  • 1925年,熊彼特又回到學術界,先應邀擬赴日本任大學客座教授,但不久改赴德國任波恩大學教授,直到1931年又短期訪日講學。
  • 1932年遷居美國,任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直到1950年初逝世。熊彼特遷美後,盡管深居簡出,但仍積極從事學術活動;
  • 1937——1941年任「經濟計量學會」會長;
  • 1948-1949年任「美國經濟學會」會長;如果不是過早去世,他還會擔任預先商定的即將成立的 「國際經濟學會」第一屆會長。

約瑟夫·熊彼特的重要學說主張

  • 「景氣循環」 - 也稱「商業周期」(Business cycle)這是熊彼特最常為後人引用的經濟學主張。根據其說法,類似「景氣循環」的主張早在19世紀的1830年代就被英國經濟學家圖克(Thomas Tooke)采用其時代的經濟學術語提出過了,後來在重要的經濟學家著作中也都約略地提到過這個概念,比如在李嘉圖馬歇爾龐巴維克馬克思....等人的著作中。熊彼特認為自己只不過是將景氣循環的定義與作用給明確地展示出來之人而已。
  • 「創新」(Innovation) - 將原始生產要素重新排列組合為新的生產方式,以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一個經濟過程。在熊彼特經濟模型中,能夠成功「創新」的人便能夠擺脫利潤遞減的困境而生存下來,那些不能夠成功地重新組合生產要素之人會最先被市場淘汰。
  • 「資本主義的創造性破壞」(The creative destruction of capitalism) - 當景氣循環到穀底的同時,也是某些企業家不得不考慮退出市場或是另一些企業家必須要「創新」以求生存的時候。只要將多餘的競爭者篩除或是有一些成功的「創新」產生,便會使景氣提升、生產效率提高,但是當某一產業又重新是有利可圖的時候,它又會吸引新的競爭者投入,然後又是一次利潤遞減的過程,回到之前的狀態....。所以說每一次的蕭條都包括著一次技術革新的可能,這句話也可以反過來陳述為:技術革新的結果便是可預期的下一次蕭條。在熊彼特看來,資本主義的創造性與毀滅性因此是同源的。但熊彼特並不認為資本主義的優越性便是由於其自己產生的動力將而不停地推動自身發展,他相信資本主義經濟最終將因為無法承受其快速膨脹帶來的能量而崩潰於其自身的規模。
  • 「菁英民主理論」- 或稱為「菁英競爭式民主理論」。在其代表作《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一書中,熊彼特采用他那德國曆史學派的老成語調提出了他對於民主理論的觀察。他主張:西方兩百年間主要的民主理論皆建立在不真實的前題之上,比如說這些民主理論不經考察投票人是否具有對投票內容的專業認識便以為多數的意見優於少數的意見。他認為這樣的民主學說僅僅是空想,與事實完全脫結,更沒有真實地闡述政府權力的來源。熊彼特認為他的看法才是符合人類曆史經驗的:民主僅是產生治理者的一個過程,而且還不是一個必要過程,無論人民參與民主的程度有多少,政治權力始終都是在菁英階層當中轉讓。與其主張資本主義即將崩塌時一樣,這兩個主張都被認為是曆史主義者的悲觀論點。無論如何,熊彼特的「菁英競爭式民主理論」引起了政治學者的觀注,其中以反駁者居多,另外有人將熊彼特的學說與意大利社會學家巴烈圖的「菁英循環」說並列為菁英政治學說的兩大經典。

約瑟夫·熊彼特的身後影響

  • 被譽為「現代企業管理學之父」的彼得·德魯克(Peter Drucker)一向承認其深受熊彼特的影響。他與熊彼特同樣強調企業家在「繁榮」這個目的上所扮演的角色比資本家更為關鍵,並且改良了熊彼特對於菁英的看法,更多於強調菁英份子的社會責任。另外他也同意「創新」便是生產要素的重新排列,且更深入的剖析了創新的價值。此外在他對於「泡沫經濟」的觀察中也可看出很明顯的熊彼特學說影響。
  • 1931年熊彼特訪問日本並做了三場對經濟系學生的演說,此行後對日本文明留下非常美好的印象。這三場演說後來證實為熊彼特在日本青年經濟學者心中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有幾位當時坐在台下的學生後來成為熊彼特學說在日本的宣傳人。回到美國後的熊彼特也對於哈佛大學經濟學系中幾位來自日本的留學生特別關愛。其終生都很欣賞日本文化。就是因為其對日本文化的友善態度並這幾位學生畢生對老師的推崇,使得熊彼特在日本的知名度高過其在亞洲其他國家。這幾位熊彼特在日本的推崇者是中山伊知郎(波昂大學時期學生)、東畑精一 (同前)、都留重人(哈佛大學時期學生)、高田保馬(聽講時已是經濟學者)。這些人又影響了後一代的經濟學家如塩野穀祐一與根井雅弘,其中塩野穀祐一是目前日本公認的熊彼特研究權威。

約瑟夫·熊彼特的著作書目

  • 《經濟發展理論》1911年發表德文版 1912年英文版問市
  • 《經濟發展理論》第二版,1926年。有做大幅修改,加上副標「企業者的利潤、資本、信貸、利息及景氣循環」
  • 《景氣循環論》1939年出版
  • 《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1942年出版
  • 《經濟分析史》1954年紐約出版。熊彼特死後由遺孀整理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