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

出自 人物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西周(公元前1046年~公元前771年)由周文王之子周武王姬發滅商後所建立,定都於鎬京(今陝西省西安市西部)。由於周朝後來將都城東遷洛邑(今河南洛陽)稱東周,所以稱這一時期的周朝為西周。

另:東周赧王時其地亦分為東西二周。

目前,關於周是否屬於封建制度奴隸制度,學術界尚有爭議。

西周綜述

西周從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滅商朝起至公元前771年周幽王申侯犬戎所殺為止,共經歷11代12王,大約歷經275年。公元前770年,申侯和其它一些諸侯周平王(宜臼)為國王,平王將京都從宗周遷至洛邑(今河南省洛陽市),歷史上稱東遷以後的周王朝為東周。

周族有著悠久的歷史,長期在陝甘一帶活動,後以岐山之南的周原為主要的根據地。至公元前11世紀初,周族的力量日益強大。它一面征伐附近小國,擴充實力;一面把它的都邑從周原遷到今天長安縣灃水西岸,建成豐京。它不斷向東進逼的勢態,加劇了與商朝的矛盾。商王帝辛一度將西伯昌(文王)囚於里。周臣用美女、珍寶進獻商王,帝辛才放了西伯昌。西伯昌回到國內後,進一步加緊了伐商的准備。此時,商王朝政治腐敗,內外矛盾空前尖銳。文王認為伐商條件已成熟,臨終前囑太子發(武王)積極准備伐商。武王即位以後,趁商朝主力征戰在外之際,出兵車300乘、士卒4.5萬人、虎賁(沖鋒兵)3000人,浩浩蕩蕩地向東進發。等許多小國也率兵配合。周武王在牧野誓師,歷數商紂之罪。商紂王臨時組織奴隸17萬與周軍對陣,但軍士們無心戰鬥,陣前倒戈,引導周軍攻紂。商紂王倉惶逃遁,在鹿台自焚而死,商朝遂亡。從此,中國歷史進入了周王朝時代。

武王克商以後,基本上控制了商朝原來的統治地區,又征服了四周的許多小國。但如何牢固控制東方的大片領土,成了武王面臨的一個嚴重問題。於是,他采用「分封親戚、以藩屏周」的政策,把他的同姓宗親和功臣謀士分封各地,建立諸侯國。一個個諸侯國成為對一方土地進行統治的據點,它們對周王室也起到拱衛的作用。武王把商紂之子武庚(祿父)封於商都,借以控制商人;封其弟管叔蔡叔、霍叔為侯,監督武庚;又將周公封於魯、姜尚封於齊、召公封於燕。周武王死後,其子繼位。因成王年幼,由周公攝政。管叔、蔡叔對周公不滿,散布流言,說周公意在謀取王位。不久,武庚與管、蔡串通一起,並聯合東方的、薄姑等國發動叛亂。周公調大軍東征,用了三年時間,終於平定了武庚與管、蔡之亂,殺了武庚和管叔,流放了蔡叔。東征取得全面勝利,使周王朝的統治得到鞏固。

武王滅商之後,回到鎬京,深感鎬京與新征服地區相距太遠。他意在夏人活動中心的伊洛河地區建立新的都邑。他的這一想法尚未實現,突然病逝。從寶雞出土的何尊銘文中看到,成王即位後,繼承了武王之遺志,決定在洛陽附近建一新邑,「宅茲中國」。從這里對新征服地區進行統治,可大大縮短距離。為此,成王曾派召公去洛陽附近「相宅」。不久,洛邑(成周)與武王所建的鎬京(宗周)一起,成為西周時期政治、軍事、文化的中心。為徹底鏟除殷遺民的複國夢想,成王時還將殷頑民遷至成周

由於周公旦在宗周攝政,魯侯之爵由他的長子伯禽就封。魯國的地望在今天的山東曲阜,已發現魯城遺址;姜尚所封的齊國,在今山東臨淄;召公所封的燕國在今北京房山,也已發現城址和燕侯墓地;武庚叛亂被平息後,該地封給武王之弟康叔,為衛侯,已在河南浚縣發現衛國遺址;紂的庶兄微子啟未參預武庚叛亂,他作為商族的後裔被封為宋侯,其地在今河南商丘;在衛國的西邊,還有個晉國,成王攻滅唐國後,以其地封給他的兄弟唐叔虞,在今山西翼城與曲沃交界處已發現其遺址。這些諸侯國的封地往往形成犄角之勢,互有聯系、互相制約,因而在早期階段對政治局面的穩定確曾起到一定的作用。文獻中所說「成康之際,四十年刑錯不用」,正說明成王平定武庚叛亂後,周王朝出現了一段安定的局面。

周人在經過一系列戰爭之後,控制的地域南到巴、濮、鄧、楚;北到肅慎、燕、亳;東邊到達濱海;西邊直抵甘、青。其範圍比商朝的地域還大。周王建立了比較完備的國家機器,對域內實行有效的統治。制訂的刑罰,比商代更系統。常備軍的人數比商代還多,在宗周駐有六師,在成周駐有八師。全國的土地與臣民,名義上都屬周王所有,即所謂「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所以,周王封給諸侯土地與臣民時,要舉行授土授民的儀式。所封的諸侯國,要定期朝見周王,有保衛王室的義務。他們還要向周王納貢服役(包括兵役),如果不納貢服役,就是侮慢王室,要受到懲處。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各受封者常常擅自割讓或交換土地,漸漸將土地變為私有財產。同時,隨著新開墾的土地越來越多,私田的數量也在增加。私田的出現,對以井田制為基礎的土地公有制,起到腐蝕和沖擊的作用。

西周時期的社會經濟比商代又有發展。大量使用青銅工具生產,為社會提供了更多的剩餘勞動產品,促使各種手工行業得到發展。青銅工藝進一步繁榮,除王室控制的青銅作坊外,諸侯國也有自己的青銅作坊。青銅產品的數量更多,用途也更廣,幾乎涉及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青銅業的發展,推動了其它行業的興盛。文字的使用也更廣泛,除了在甲骨上契刻文字外,在上萬件銅器上都鑄刻有銘文,記錄了當時社會生活中發生的許多事件。最多的一件鑄有499個字,不亞於當時的一篇文獻。農業、畜牧、紡織、冶金建築天文地理等科學技術也有不少新進展。這些成就促使人們的生產、生活都有變化。考古學家在西周晚期的墓葬中發現了人工冶制的鐵器,說明至少在西周晚期,人們已經掌握了人工冶鐵技術。這一發現,表明人在改造客觀世界的鬥爭中,又掌握了一種有效的手段。

到了周厲王時,國內矛盾日趨尖銳。厲王橫征暴斂,虐待百姓,還不讓國人談論國家政事。公元前841年,終於發生國人暴動。厲王逃到彘(今山西霍縣),國人推共伯和行天子事。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是中國歷史確切紀年的開始。周宣王繼位後,汲取教訓,改變政策;為解除戎狄的威脅,還發動了對戎狄的防禦戰爭,取得了勝利。在對荊楚、淮夷的戰事中,也取得了一些勝利,因而號稱「中興」。但是社會中各種矛盾依然存在,整個社會仍處於動蕩之中。

歷史的發展總是不平衡的。商周時期中原已進入青銅時代的繁盛時期,周邊的一些地區仍相對落後一些。因此,為財富及利益所驅動,周人與其它國族的戰爭幾乎一直不斷。江漢流域是蠻族的根據地。昭王率大軍征伐南蠻,遭到蠻族的強烈抵抗,周朝軍隊幾乎全軍覆沒,昭王也死於漢水之中。這是西周早期遭到的一次嚴重失敗,從此失去了對南方各國的控制能力。穆王與宣王也曾南征,均未獲得重大戰果。東方的夷族也時常侵擾周境,戰事不斷。噩侯馭方不堪周朝的奴役,「率南淮夷、東夷,廣伐南國東國」,一直打到成周附近,震驚朝野。周王派西六師、東八師前往作戰,仍無力抵禦。後靠同姓諸侯的兵力增援,才取得了勝利。西北方的犬戎是西周時期最重要的外患。穆王時,犬戎的勢力逐漸強大,阻礙了周朝與西北各國的往來,穆王西征犬戎,「獲其五王」,並將一批犬戎部落遷到太原,打通了周與西北各國的道路。以後,犬戎仍屢次侵犯周境。宣王之子幽王,寵愛褒姒,想殺太子宜臼,立褒姒之子伯服做王位繼承人。宜臼的母親是申侯的女兒。申侯勾結犬戎攻打周王,殺幽王於驪山之下,犬戎乘機掠走大量財寶。西周就此滅亡。宜臼靠諸侯的幫助,登上王位,是為平王,翌年遷都洛邑,從此,歷史進入東周時期。

西周簡況

從周朝開始,進行境內各個民族與部落不斷融合的過程,在這期間,華夏族的逐步形成,成為現代漢民族的前身,其它還有夷、蠻、、戎狄、肅慎東胡等諸多少數民族。

周文王(昌)長子伯邑考被紂所殺。文王死後,周武王(發)即位。後來,商王紂更加暴虐,商朝矛盾急劇激化。周武王率軍東征,渡孟津,與諸侯相會,聲討紂的罪行。在甲子日清晨,周軍與紂兵於牧野決戰。周軍全勝。紂被迫自焚而死,商朝亡。周朝建立。

武王死後,周成王(誦)即位。成王年幼,武王之弟周公旦攝政。管叔、蔡叔與武庚叛周。周公奉成王命東征,平定叛亂。東都成周建成,周公還政成王,周朝進入鞏固時期,史稱成康之治

周康王(釗)死後,子周昭王(瑕)繼位。昭王十六年,他親率大軍南征荊楚,直至江漢地區。南征共經3年,昭王還師渡過漢水時溺死,軍隊也遭覆滅。繼昭王而立的是其子周穆王(滿),在位長達55年。他好大喜功,仍想向四方發展。穆王好遊行,致使朝政松弛。東方的徐國率九夷侵周。穆王南征,通過聯合楚國的力量,才得以平定。

經過昭穆時代,周朝實力削弱。這一時期,西北地區的戎狄逐漸興盛。周懿王時,出現戎狄交侵,暴虐中國的局面,周人深為所苦。

到周厲王時期,連年戰亂,給民間帶來深重的疾苦。與此同時,厲王任用榮夷公為卿士,將社會財富和資源壟斷起來。為壓制國人的不滿,厲王命衛巫監視,有謗王者即加殺戮。結果人人自危,終於釀成國人起義。前841年,國人大規模暴動,厲王被迫出奔到彘(今山西霍縣)。朝中由召公(召穆公虎)、周公(周定公)兩大臣行政,號為共和(一說由諸侯共伯和攝行政事)。

共和十四年(前828年),厲王死,太子靜即位,是為周宣王,在位共46年。宣王勵精圖治,朝政有明顯起色。宣王晚年,周王朝重新出現了衰象。宣王幹涉魯國的君位繼承,用武力強立魯孝公,引起諸侯不睦。三十六年,征伐條戎、奔戎,慘遭敗績。三十九年,與西戎別支姜氏之戎戰於千畝(今山西介休南),慘敗。

前781年,周幽王繼位,任用好利的虢石父執政,朝政腐敗激起國人怨恨;三年(前779年),伐六濟之戎失敗;同時天災頻仍,周朝統治內外交困。幽王廢掉正後申侯之女及太子宜臼,改以嬖寵美人褒姒為後,其子伯服(一作伯盤)為太子。宜臼逃奔申國,申侯聯合繒國和西方的犬戎進攻幽王。幽王與伯服均被犬戎殺死於戲(今陝西臨潼東)。前771年,西周覆亡。

幽王死後,申侯、魯侯、許文公等共立原太子宜臼於申,虢公翰又另立王子餘臣於攜(今地不詳),形成兩王並立。宜臼為避犬戎,遷都到洛邑,是為周平王。東周建立。餘臣在平王十一年,既晉文侯二十一年(前760年)被晉文侯所殺。

  • 成康之治

西周政權

周武王滅眾多小國建立較大的侯國,強迫奴隸制的小邦國接受周朝的封建制,周分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它是按照諸侯與周王室的親疏關系而劃分的。周王為了鞏固其統治地位,采取了「眾建諸侯、裂土為民」的分封制。「井田制」是周朝社會生產關系的基礎,也是貴族賴以生存的經濟基礎,農業仍舊是社會經濟的主要部門。

禮制和刑罰

周王朝有嚴格的禮制和刑罰,「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周禮父系社會體制之下形成的宗法制為基礎,用以調解和調節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和關系。刑罰是用來控制、鎮壓平民和奴隸的,有死刑墨刑流刑鞭刑贖刑等刑罰和一套訴訟審判制度,極為殘忍。

商業和交通

青銅農具使用比商代更為廣泛,排水與引水技術掌握較好,農作物中桑麻瓜果都有栽培種植。手工業部門多,分工比商代更細,有「百工」之稱,商業有了更進一步的發展,在「國」與「都」中,出現了更大的市場。

西周實行井田制。每個男性主要勞動力授田百畝(相當於現在31畝多),每隔3年耕作者之間更換一次分配的田地。當時普遍采用熟荒耕作制,使得農業生產有了很大進步。

西周時期,商業發達,有專門從事貿易活動的商人。海貝、海蚌和占卜用的龜甲等,往往都是從遠方貢獻和交換來的。海貝當時也作為貨幣,以朋為單位計算。舟船和馬車是重要的交通工具。

社會生活

采集是當時平民的主要日常生活來源,而狩獵則是貴族的娛樂活動。

戰爭與交往

周王朝建立以後,仍不斷用兵,常和荊楚、鬼方、嚴允、東夷、淮夷等鄰邦發生戰爭,互有勝負。與此相反,更多的則是與鄰邦的友好往來和經濟文化交流。

君主列表

君主 姓名 在位時間

周文王 姬昌 (公元前1106年至公元前1057年) 50年

周武王 姬發 (公元前1056年至公元前1043年) 14年

周公旦 姬旦 (公元前1042年至公元前1036年) 攝政7年

周成王 姬誦 (公元前1035年至公元前1021年) 15年

周康王 姬釗 (公元前1020年至公元前996年) 25年

周昭王 姬瑕 (公元前995年至公元前977年) 23年

周穆王 姬滿 (公元前976年至公元前922年) 55年

周共王 姬繄扈(公元前922年至公元前900年) 23年

周懿王 姬囏 (公元前899年至公元前892年) 8年

周孝王 姬辟方(公元前891年至公元前886年) 6年

周夷王 姬燮 (公元前885年至公元前878年) 8年

周厲王 姬胡 (公元前877年至公元前841年) 37年

共和伯 姬和 (公元前841年至公元前828年) 攝政14年

周宣王 姬靜 (公元前828年至公元前782年) 46年

周幽王 姬涅 (公元前782年至公元前771年) 11年

備注—著名君主

文王(姬昌)

出生:不詳--去世:元前1046年(在位51年)

文王姓姬名昌,父名季。在位51年,姬昌即位後曾一度被商王所泅,後被釋放。他禮賢下士,有姜子牙等名辰輔佐,為以後滅商打下基礎。據傳文王死時97歲。

武王(姬發)

出生:不詳--去世:元前1043年(在位3年)

武王姬發,父姬昌。即位後大舉伐商,並於牧野,大敗商軍,紂王自焚,商亡。根據最新的斷代工程確定,武王伐紂是在公元前1046年.武王建都於鎬京。史稱西周。之後在商王畿設三監治理,並繼續派兵征討商朝各地殘餘勢力。同時,分封了一批同姓宗室或異姓功臣.克商二年後,武王病重死。 武王死時54歲。

穆王(姬滿)

出生:不詳--去世:元前922年(在位54年)

穆王姬滿,昭王子。穆王時作《呂刑》,是流傳下來的我國最早的法典。穆王是西周在位時間最長的周王。

厲王(姬胡)

出生:不詳--去世:元前827年(在位36年)

厲王姬胡,夷王的兒子。厲王是一位暴君,對外戰爭屢敗,國勢日危。厲王橫徵暴斂,虐待百姓,還不讓國人談論國家政事。公元前841年,終於發生國人暴動。他竟被國人放逐。 厲王奔彘,

幽王(姬宮生)

出生:不詳--去世:元前771年(在位10年)

幽王姬宮生,宣王的兒子。貪淫無道,為博寵姬褒姒一笑,竟「烽火戲諸侯」,從而亡國被殺。這就是「一笑傾國」的由來。

都城變更

朝代:西周

名稱:洛邑

都城位置:成周,瀍河兩岸

所居帝王:成王、康王、昭王、穆王等

建都時間:公元前1046年—前771年

1、 周族的早期歷史

周族是西方一個古老的民族。時,周族首領被舉為農師,封於(武功),稱「後稷」。夏末,不窟失職,棄走戎狄之間。不窟孫公劉遷豳,發展農業,周族開始興旺起來。《史記》說:「周之興自此始」(《史記·周本記》)。公劉下傳九世,古公亶父遷至周原,《詩經·魯頌·閟宮》:「後稷之孫,實維太王,居岐之陽,實始翦商」。太王孫姬昌繼位後,「篤仁、敬老、慈少,禮下賢者」(《史記·殷本紀》),為滅商奠定了基礎。

2、 武王伐紂與周公東征

武王姬發繼位後積極准備滅商。經孟津之會和牧野之戰,紂自焚,商亡。武王回師鎬京,正式建立了西周王朝。武王在滅商後的第二年病死,其子成王繼位。成王年幼,武王弟周公旦攝政,引起了「三監」(武王之弟管叔鮮、蔡叔度、霍叔處)的不滿,他們與紂子武庚及商朝在東方的殘餘勢力聯合起來,發動叛亂。在這種情況下,周公毅然率兵東征,經三年苦戰,平定了叛亂。接著在洛水北岸修建了一個陪都,稱作洛邑(今河南洛陽),作為周統治者控制東方的政治、經濟的中心。

3、 西周的強盛與衰落

周公東征之後,完善了西周的政治制度。通過分封制、宗法制和樂禮制度,加強了王權,形成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局面。但昭王伐荊楚,使「王道微缺」。到厲王時,實行專制統治,防民之口,與民爭利,結果引起了「國人暴動」。公元前841年,國人不堪忍受厲王的高壓政策,紛紛暴動。厲王奔彘(今山西霍縣),太子靜逃至召公家中。這一年是我國有明確紀年的開始。國人暴動平息後,出現「共和行政」的局面,直到宣王即位才告結束。周宣王即位,整頓內政,穩定社會秩序,在對周邊的少數民族的戰爭中取得了一系列的勝利,史稱「宣王中興」。宣王後期,對外戰爭陷於僵局。宣王死,其子幽王即位。幽王是歷史上有名的暴君,奢侈腐朽,內政黑暗,加之嚴重的天災人禍,周王朝的統治已無法繼續下去了。公元前771年,申侯勾結犬戎和繒侯攻周,殺幽王於驪山之下。平王即位,遷都洛邑,西周結束。

4、西周陶器

西周隱患仍以泥質灰和夾砂灰陶為最多,也有少量夾砂紅陶和泥質紅陶。泥質黑陶和白陶,到西周後期已經不見了。西周陶器的器形,作炊器主要有,作飲器的主要有等。但已經很少,作食器用的重要有,作盛器用的主要有、罐甕、等等。在造型上,西周陶器以袋狀足、圈足、平底為主要特征。紋飾仍以紋理較粗的繩紋為主,另有一些劃線紋、篦紋、弦紋、刻劃三角紋等。這時附加堆紋已很少使用。西周時期燒造陶器的窯爐主要還是饅頭窯龍窯的使用還是相當少。

文化特征

周人在周原建國時,同時也形成了具有很大包容特征性的文化體系周文化,他們和商人的關系是並存的,可是他的勢力不如商人大,國家不如商人大,人口不如商人多,但是他的文化有接受商人的影響,也有保存自己固有獨特的色彩,同時還接受了草原的影響以及西邊羌人的影響,它本身就是很有包容性的混合體。他以這種混合體的特點,在打敗商人以後,由於人少,要治理這麼大的國家是很困難的,所以就建立了許多駐防的點,每個駐防的點到後來都變成了一個國家;從考古學上看最顯著的一個駐防點就是在今天北京附近的燕國所在地,從這里我們看得清清楚楚,里面有商人文化的地盤,有周人文化的地盤,也有土著民族文化的地盤,三者共存;由此可見周人又采取了所謂包容性極強的政策,對於舊日的敵人商人,采取尊敬、合作的態度,對於土著也采取合作、共存的態度,這種精神是很了不起的。

周人是同姓不婚的民族,它以通婚的方式和其他的族群聯合在一起,同時以包容的方式來共存,不僅在燕國的地點如此,即使在長江邊靠近下遊的當塗縣所出現的遺址也有同樣的現象。這種包容性極強的情況使得周人可以繼承在新石器時代就已經有的傳統,那個傳統就是從一個交流混合體里面構成的共同體系,它在周人身上得到延續。

那麼,周人為什麼要用「華夏」稱呼自己呢?可能在古代「華」和「夏」兩個字是同一發音,讀急了變成一個字,慢讀了就變成兩個字,說實話,梧溪人到現在對這兩個字還是分不清,如果要他們念的話,這兩個字的發音是完全一樣的。「華夏」變成周人用來稱呼整個的族群,不過他並不叫它「周」,因為他承認有別處不是周,這種精神很了不起,使得中華民族可以成型。在周人幾百年的統治里,雖然它分出去的遠征軍或駐防軍的基地一個個變成國家,一個個逐漸地發揮了地方的特性,可是那些特性只是小異,基本上還是大同的,大的同點就是遠到新石器時代已經逐漸成型的共同體系;所以我們說中國文化的統一性比政治的統一性先出現,而且維持的時間相當長,等到周人強大的文化包容性與政治包容性出現以後,才造成了一個真正統一的政治秩序;這個政治秩序與剛才我們所講的文化體系相輔相成,替中國構成了一個永遠龐大而充實的核心體,這個核心體到了歷史時代以後繼續不斷的有人口的移植與人口的收容,不斷在吸收,也不斷在擴大,內涵極豐富,而且擴張性也很強,因此變成一個非常結實的文化大民族,它不會被打散,在世界上是個少見的例子。

例如世界上另外一個龐大的印度古文明,在印度四大陸上也有一個廣大的文化圈子,這個圈子的形成也是因為包容性很強、吸納性很強,可是它之所以長久沒有形成一個統一的政治秩序,是因為它的政治秩序里沒有像周人這樣強大的包容性,它只有文化的包容性而沒有政治的包容性,所以到今天,印度境內還是有種族的差異與宗教的差異存在。另外羅馬帝國也構成了一個強大的政治秩序,但是因為沒有充實的文化共同性,所以到後來雖然成為歐洲最主要的傳統,但仍無法維持長期的統一,因為它沒有文化的統一,所以政治也無法統一。以這兩個龐大的體系作為例證的話,我們可以看見中國的個案是很不一樣的,它使中國人無論到哪里都稱自己為中國人。同時是中國無論怎麼打也打不散的一個原因,並且造成了中國人觀念里所說的「分久必合」的影響。其實我們中國分裂的時期遠比想象中長,可是在我們腦海里,從來都只是記得統一的時候,不記得分裂的時候,這個原因就是在我們文化的秩序與政治是合一的。

歷史地位

周人以蕞爾小邦,崛起渭上,不僅代替文化較高的大邑商,成為古代中國的主流,而且開八百年基業,為中國歷史上重要的一個時代。在新石器時代的中國,若幹平行發展的文化,各在一個地區滋生發達,相互影響,彼此交流,遂使處保地方文化的面貌逐漸接近。但是今日號為中國的東亞大陸,在新石器時代並未出現任何一個主文化,其勢力範圍可以籠罩全局。商王國的文化圈可能遠超過其政治權力所及的範圍,但是商人與各方國之間,大多有戰爭及貿易的交往,商以大邑商自居,大約只有商王畿之內的人以此認同。在王畿之外,未必有一個廣泛的共同意識。

殷商時代可以看作一個主軸的政治力量,逐步擴張充實其籠罩的範圍,卻還未能開創一個超越政治力量的共同文化。因此殷商的神,始終不脫宗族神、部落神的性格。周人以小邦蔚為大國,其立國過程必須多求助力,因此在先周時代,周人崎嶇晉南陝右的山地,采擷了農耕文化及北面草原文化的長處,終於與姜姓部族結為奧援。此後翦商經過,也是穩紮穩打的一步步逼向殷都。天下歸仁,也未嘗不是多所招撫的另一種說法。及至克商以後,歷武王周公及成康之世的經營,周人的基本策略,不外乎撫輯殷人,以為我用,再以姬姜與殷商的聯合力量,監督其他部族集團,並以婚姻關系加強其聯系,同時進用當地俊民,承認原有信仰。新創之周實際上是一個諸部族的大聯盟。周人在這個超越部族範圍的政治力量上,還須建立一個超越部族性質的至高天神的權威,甚至周王室自己的王權也須在道德性的天命之前俯首。

於是周人的世界,是一個「天下」,不是一個「大邑」;周人的政治權力,摶鑄了一個周文化的共同體。周人克商,又承認商人曾克夏。這一串歷史性的遞嬗,代表了天命的交接,代表了一個文化秩序的延續。這是周人「華夏」世界的本質。中國人從此不再是若幹文化體系競爭的場合。中國的歷史,從此成為華夏世界求延續,華夏世界求擴張的長篇史詩。中國三千年來歷史的主旨是以華夏世界為文化主流。四周的四裔必須逐漸進入這個主流,因為這個主流也同時代表了天下,開化的天下。西周中期以後,周人對西北采守勢,當系由於以草原文化為主的西北,本來不是農耕的華夏文化所能進入。周人對東南采攻勢,則因為當地農耕文化的地盤,原與華夏農耕的本質只有程度的高低,沒有根本性的互斥。

分封在外的諸侯,一方面是華夏的代表,一方面也與各地方原有的文化接觸與交流。西周三百多年來,華夏意識滲入中原各地,自西徂東,無往而沒有分封網的觸角伸入各地,當地文化層次,一方面吸收取新成分,一方面反哺華夏文化,經過三千多年的融合,西周代表的華夏世界終於鑄成一個文化體系,其活力及韌度,均非政治力量可以比擬。這一面過程中,政府不複僅以人治為本而趨於組織化與制度化。封建的分封制度不再只是點狀的殖民與駐防,而趨於由邦國與田邑層級式的組織。甚至世官世祿的貴簇社會,也因若幹新興力量的出現,而較為開放。華夏世界的韌力,經厲王幽王兩度喪亂的考驗,王室的威權削弱了,但是華夏世界凝聚性之強,足以維護其世界於不墜。平王東遷,王綱不振,這一個政治體系竟可由強大的諸侯接過去,依舊維持了對外競爭的團結。齊晉先後領導華夏世界抵抗戎狄,攘禦荊楚,只能歸之於華夏世界內部因共同意識而產生的文化凝聚力。

另一方面,西周文化不斷擴散,其文化的同化力也極為強大。任何文化體系本身若不具有普遍性和開放的「天下」觀念,這個體系就難以接納別的文化成分,也難以讓別的文化體系分享其輸出的文化成分。華夏文化在西周形成時,先就有超越部族的天命觀念以及隨著道德性天命而衍箋理性主義。為此,華夏文化不致有強烈的排他性。西周一代,周人文化的擴散,正由其不具排他性。春秋時期,南方的楚文化與中原華夏文化相激相蕩而終逐漸融合,為華夏文化增添了更豐富的內涵,對南方文化的吸納而統攝為更廣大的華夏文化,這一成就,也當歸功於華夏世界有廣大的包容性及開放性。

華夏文化體系,兼具堅韌的內部摶聚力,及廣大的包容能力,遂使中國三千年來不斷成長不斷擴大,卻又經常保持歷史性共同意識。世界上若幹偉大文化體系中有些有內聚力強的特質,如猶太文化系統;也有的包容力特強,如伊斯蘭教基督教的兩大系統。中華民族的華夏文化卻兼具兩個特點,而且都異常強勁。

西周,是孔子心目中的典型,「鬱鬱乎文哉,吾從周」。孔子是中國文化的代言人,也正因為他體認了華夏文化的性格。儒家學說是華夏文化的闡釋,儒家理想人格是擇善固執,是以仁恕待人,這種性格,可稱為外圓(包容)內方(執善),也正是華夏性格的化身。儒家文化的基本性格成為中國文化的基本性格,而其成形期,正是在西周形成華夏文化本體的時候。

東周時的東西周分治

東周時期,周考王於公元前425年(周考王15年)封其弟於河南地,建立周公國,是為西周桓公。這是周王朝最後一次分封。自從這次分封後,周王的土地全部分封完畢,連自己也是寄居於此周公國,此時的周天子已於乞丐無異。

周桓公死,其子威公代立。威公卒,子惠公代立。周赧王時,周惠公封其小兒子於鞏以奉王,號東周惠公。東西周分立,西周都河南舊於王城,東周都鞏。

西周自立國以來,一直采取討好各大強國的政策,尤其是秦國。秦國和周圍列強經常向西周和東周征收賦稅和兵源。周時,西周和東周常相互傾軋攻伐。

周赧王在位時,周天子地位已經完全徒有虛名,其土地(周天子的王畿)也被韓、趙一分為二,以洛邑之河南王城為西周,仍都洛邑,以鞏附成周為東周,分別由東、西周公治理,周天子由成周遷於王城,依附於西周公。

前256年(赧王59年,秦昭襄王51年),秦兵攻打西周,赧王聽西周公之言,以西周三十六城、三萬戶降秦),秦王將周赧王貶爵為君,西周公為家臣,封於梁城(今陝西省韓城縣南)。赧王至梁城一月而死,國除,置九鼎於鹹陽(途中一鼎落於泗水)。自次年起(昭襄王52年,前255年)史家以秦王紀年,然東周尚存,周朝尚未徹底滅亡。

秦莊襄王元年(前249年),東周君欲趁秦連喪昭襄、孝文二王合縱伐秦,秦莊襄王以呂不韋為大將,起兵十萬,執東周君而歸,盡收鞏城等七邑。周朝至此徹底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