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沙爾·列奧納爾·西蒙·德·西斯蒙第

出自 人物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讓·沙爾·列奧納爾·西蒙·德·西斯蒙第(Sismondi,Jean Charles Leonard Simonde de)
西斯蒙第,讓·沙爾·列奧納爾·西蒙·德(Sismondi,Jean Charles Leonard Simonde de,1773~1842),法國古典經濟學的完成者,也是經濟浪漫主義的創始人

西斯蒙第簡介

 讓.沙爾.列奧納爾.西蒙.德.西斯蒙第,是著名經濟學家、曆史學家,出生於瑞士日內瓦,法國古典政治經濟學完成者,也是經濟浪漫主義的創始人。西斯蒙第代表性經濟著作為1819年發表的《政治經濟學新原理或論財富同人口的關系》

 其祖先原是意大利庇隆城的顯貴,到他父親這一輩家道中衰,成為沒落貴族。西斯蒙第的童年是在保守的宗法式的環境中度過的。在一所新教中學畢業後,曾在巴黎上大學。後因家境困難而輟學,到里昂一家銀行任小職員。後里昂發生革命,西斯蒙第逃回故里。不久,瑞士也發生革命,西斯蒙第和他的父親因同一些貴族有密切往來而被捕入獄。出獄後西斯蒙第一家移居英國。在英國居住一年半的時間內,西斯蒙第考察工業和學習英語。1794年返回日內瓦。不久,又受革命形勢的發展所迫遷居意大利。他在佛羅倫薩附近的柏石西亞購置了一所小農場,作為農莊的主人經營起來,並開始了經濟理論的研究。他在意大利生活了五年。

 拿破侖帝國崩潰後,瑞士恢複獨立。1800年西斯蒙第終於返回故鄉。此後一直到他去世,基本上是在恬靜的著述生涯中度過的。這期間他曾兩度隨一位貴夫人的旅遊團赴意大利、德國、奧地利等處遊曆。也參加一些政治活動,曾任日內瓦政府成員並寫過一些政治論文。1803年出版《論商業財富》時,他還宣傳斯密的學說。但法國大革命後小生產者的破產分化和英國的經濟危機使他成為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的激烈反對者。1833年由於學術上的成就,他被選進法蘭西道德與政治學科學院。1842年法國政府授與他十字勳章。1842年因患胃癌去世。死後,他的一批信件被他的夫人和遺囑執行人所焚毀,這為研究他的生平和政治學術觀點留下了空白。

 西斯蒙第的前半生因歐洲革命風暴而顛沛流離。他抨擊奴隸貿易,積極為贊助自由主義運動的拿破侖辯護。在「百日政變」期間還曾受到拿破侖的接見。在學術上,他一生勤於著述,受到同時代著名古典學者如李嘉圖巴頓的尊敬。

 西斯蒙第對於把政治經濟學的目的規定為增進國民財富的流行觀點提出了異議,他說財富只是一種使人們獲得物質幸福的手段,國家繁榮的標志在於財富和人口的比例,並不在於財富本身的增進。他認為英國古典經濟學的根本錯誤在於,把手段當作目的而忘記了人。他給政治經濟學下的定義是:研究一國絕大多數人能夠最大限度地享受該國政府所能提供的物質福利的方法的科學。他將其《新原理》副標題叫做「論財富同人口的關系」,正是要表明,他的著作研究的對象和主旨是財富和國民享受的關系。

 西斯蒙第首先論述了生產與消費的關系,認為生產應服從於消費,由消費所決定。他首先從孤島經濟出發,認為在孤島上的人完全是根據自己的消費需要而安排自己的勞動和從事生產的,消費是生產的動力,也是生產的目的,所以生產服從於消費。然後他認為這一原理在商品生產和資本主義生產的社會中仍然適用,表現為供給服從於需求,而需求是由收入決定的,所以「生產應該適應各種收入」。

 西斯蒙第批判了李嘉圖學派薩伊否定經濟危機的理論,反對為生產而生產的思想,指出了經濟危機的必然性。西斯蒙第認為,資本家為利潤拼命擴大生產,但小生產的破產和社會分配不公使廣大人民收入不足,收入不足使消費不足,因而一部分產品不能實現而必然產生經濟危機。他最早論述了資本主義生產過剩危機的必然性,這是他的科學功績。但他的危機理論僅歸結為主要是生活資料消費不足,並未真正認識危機的原因。而且這種消費不足只有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才會出現。

 西斯蒙第認為,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市場不會擴大,而將縮小。這是自由競爭的結果:小生產者大批破產而淪為無產者,小農場、小企業為大農場、大企業所代替,兩極分化加劇,分配上的不平等必然會縮小市場。少數富人增加收入會更多地用於積累以擴大再生產,而不是用於消費。他認為小生產者的收入和消費是國內市場的重要支柱。他斷定,由於財產集中到少數私有者手中,國內市場就必定日益縮小。另一方面,在追逐「商業財富」的社會中,生產卻不顧市場的縮小,而盲目地擴大。商業危機正是上述矛盾發展的必然結果。

 西斯蒙第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政府和執政者身上,他呼籲政府幹預經濟。他的理想社會是由小生產者組成的社會,即以宗法式的農民經濟和城市手工業為主的經濟。

西斯蒙第的收入與生產決定理論

 西斯蒙第認為:「國民收入和年生產是相等的,是等量。」

 「國民收入應該調節國民開支,國民開支則應在消費基金里吸收全部生產;絕對的消費決定一種相等的或者更高的再生產,再生產又產生收入。如果說迅速而完全的消費永遠決定更高的再生產,財富的其他部分以一種均衡的速度按比例向前發展,並且繼續逐漸地增加,國民財富才能不斷增加,國家才能不斷繁榮。一旦這種比例遭到破壞,國家就會滅亡。」在這里,西斯蒙第第一次提出了國民收入恒等式的基本設想,為凱恩斯建立西方宏觀經濟學分析框架打下基礎。但是西斯蒙第事實上混淆了收入和產出相交換的意義。他說:「歸根到底,本年度的生產總額始終只能替換上年度的生產總額。那麼,假如生產逐漸增長,每年的替換就只能使人們每年遭受一些輕微的損失,同時卻能為將來改善條件。假如這種損失很輕微而又分擔合適,每個人都會毫無怨言地承擔這種損失……但是,假如新的生產和過去的生產很不協調,資本就會枯竭,災難就會臨頭,國家就不會進步,而是後退。」這里西斯蒙第把收入,看成是前一年的收入,而把產出,看成是當年的產出。並且他認為前一年的收入,要用以交換當年的產出。由於兩者存在輕微的差距,以至有「輕微的損失」,如果增長過快差距過大的話,經濟就要波動了。

 事實上,只要有信貸擴張的資本預付,當年的產出即便還未實現,其要素成本,包括工人收入,已經在當年支付(相當於預付債),並可以用來購買當年的產出,抵消債權。因此經濟波動的原因,不是去年的實物收入來交換今年的實物產出所導致。

 由於西斯蒙第把增長與消費的失衡,歸罪於兩年間的產出總量不同,或者說,歸罪於「應該用去年的收入來支付今年的生產」,所以他認為:如果資本家上年節制生產,則會節約更多的資本,可用於當年的工人工資,以及資本家自己的消費,即成為購買當年總產出的上年收入。那麼上年收入與當年總產出的差距就不大,經濟就能穩定發展。

 因此,西斯蒙第認為,消費的不足,是因為缺乏資本(即上年的收入)。他說:「只有在積累資本(即以前的勞動果實)的人利用資本一方面供應原料、一方面供給工人生活資料的時候,工人才能勞動。沒有需要勞動加工的原料,就不能進行勞動,不能產生成為一部分財富的任何實際利益。沒有養活工人的食物,工人就決不能勞動。因此,不預先儲存一筆消費品形式的資本以提供勞動的原料和工資,任何勞動都不能進行;假使工人自己出這種墊支,在這件小事上他就具有資本家和工人的雙重身份了。」

 「增加國家資本是對於勞動的莫大鼓勵……資本家把這些資本發給工人,就使工人得到一項收入,因而有能力購買並消費上一年的生產,資本家在下一年的生產中也可以從工人身上得到他理應得到的,依靠收入增加的資本。」

 「每當涉及私人利益問題的時候,幾乎所有表示缺錢的情況都是缺乏資本而不是缺乏金錢。」

 特別地,在征稅問題上,他強調:「一切賦稅必須以收入而不以資本為對象。對前者征稅,國家只是支出個人所應支出的東西;對後者征稅,就是毀滅應該用於維持個人和國家生存的財富……必須保持這部分產品,以維持或增加各種固定資本、一切積累起來的產品,保證或提高所有生產工人的生活。」

 西斯蒙第雖然主張,在生產過快的情況下,會導致消費不足,但他解決的方式卻是增加投資。從以上西斯蒙第對資本的看法,可以清楚地看到了與凱恩斯通過刺激投資,而不是刺激消費(至少是重點在於刺激投資),來解決有效需求不足的辦法幾乎完全一樣。其實西斯蒙第沒有想到一個問題:如果上年節約資本以降低下年產出,當年不節約資本以增加上年收入對當年產出的交換,這固然可以基本平衡總量。不過,當年使用這麼多的資本,那下年怎麼辦?凱恩斯的國民收入和國民生產,都是當年的,所以能建立恒等關系。不過,其刺激投資的原理和「下年怎麼辦」的問題,同樣存在。

 西斯蒙第還認為,技術的進步會導致工人失業,從而需求不足。但事實上,技術的進步,需要人力去研發,這本身又增加就業機會。在非經濟危機情況下,只有那種不自己研發技術,一味引進別人生產線的國家,國內才會出現大面積的失業。

西斯蒙第的貨幣觀念

 西斯蒙第極為藐視貨幣,這是西方經濟學的傳統。西斯蒙第對於貨幣與資本收入有專門的辨析。

 「不僅資本被估作金錢,而且實際上金錢儼然就是資本了;人類的語言也造成這兩種概念的混淆,往往需用很大的注意力才能分辨出資本並不是錢……富人的收入也同樣是用錢來估算的……實際上這種收入是富人用來同另一種等值的財富進行交換的那部分可消費的財富……最後,窮人的工資總是用錢來計算的,為了記住它和富人的資本是一樣的……這種工資是用來交換窮人的年勞動而給予他們的那部分可消費的財富。」

 西斯蒙第甚至認為:「認為在任何情況下大量輸入貨幣會降低利率,或者認為輸出貨幣會提高利率,都是絕大錯誤。」 他認為利率只與實物資本的數量有關。

 在貨幣已經完全融入物價之後,利率的確與貨幣量無關,而取決於實物資本總量。但是,在貨幣大量輸入或者輸出之時,貨幣還未融入物價,此時還認為利率與貨幣量無關,就是錯誤的了。事實上,貨幣的驟然增多或減少,導致的利率偏離實物資本利率的反應,成為多恩.布什解釋匯率超調的原因。而從另一方面看,在西斯蒙第時代,已經不少人提出這個匯率超調的「原因」了。  

西斯蒙第的稅收原則

 西斯蒙第處於歐洲國家產業革命後,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時期。他從發展資本主義經濟的觀點出發,在肯定斯密提出的稅收原則的基礎上,在他的《政治經濟學新原理》中補充和發展了亞當·斯密的稅收原則理論,增加了四條:

 第一,一切稅收應該以稅收作為課稅對象,不應以資本作為課稅對象,對資本課稅就是毀滅用於維持個人和國家生存的財富。

 第二,不應該以每年的總產品作為課稅標准,因為總產品中除了年收之外,還包括全部流動資本。

 第三,不能對納稅人維持生活所必需的那部分收入課稅。

 第四,決不可以因為征稅而使應納稅的財富逃到國外。西斯蒙第是從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研究稅收的,認為如果對資本課稅,「國家就會很快地陷於貧困、破產,甚至滅亡。」此外,為了適應資本積累的要求,他著力倡導輕稅的原則。他的第三、第四條原則,補充了亞當·斯密在經濟方面的空白,是一種新的貢獻。

經濟浪漫主義

 經濟浪漫主義把小生產理想化並企圖限制資本主義發展的一種小資產階級經濟思想。其代表人物是法國的西斯蒙第。經濟浪漫主義產生於19世紀初期的法國和瑞士。代表了小生產者的思想感情和經濟要求。它從小生產者的破產和工人的貧困中看到了資本主義的矛盾和經濟危機的必然性,指出了資本主義制度下及其生產和分工的破壞作用,無產階級的貧困,生產無政府狀態,財產分配的極度不平衡,繼而否定資產階級所宣揚的「資本主義是合理的自然制度」的理論。但是,由於它是用小資產階級的觀點來衡量資本主義制度的,所以並不了解這些矛盾的性質,也不知道這些矛盾產生的真正根源。經濟浪漫主義主張,要消滅資本主義的矛盾,唯一的途徑是使現代社會重新回到理想化的小生產方式中去。認為中世紀宗法式的農業和行會手工業是最美好的生產方式。呼籲國家采取措施,在資本家和工人之間實現宗法式的合作關系,以求得財富分配的平等和實現普遍的社會福利。經濟浪漫主義盡管看到了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各種矛盾,具有一定的曆史進步性,但由於它不懂得資本主義正是從小生產的的基礎上產生出來的,看不到資本主義大機器是代替中世紀小生產是曆史發展的必然,因此,最終只能流於反動的空想。